树清文化传媒

树清文化传媒

人生的脚步,常常走得太匆忙,所以我们要学会,停下来笑看风云,坐下来静赏花开,沉下来平静如海,定下来静观自在。心境平静无澜,万物自然得映,心灵静极而定,刹那便是永恒。

【周游世界】里 耶 记 趣

树清文化传媒 • 2019-03-21 15:23:00 来源:树清文化传媒 

湘西酉水里耶的女人柔情似水,风情万种,对外人既亲切又体贴。



里 耶 记 趣

文/朱树清

湘西酉水里耶的女人柔情似水,风情万种,对外人既亲切又体贴。倘若你失了礼偶尔撞进哪家房中,在你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,她就在堂屋里柔声叫了"快进来,进来呵!″这也是人的一种天性,好客、纯真,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,果真有趣得很!
这里林木葱茏,古樟蔽日。当地人自然砍伐些木头,把它刨成平板,经能工巧匠一摆布,就成了家。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,这里的家连成了一气,依着酉水湾湾地绕了一大圈,便变出许多情趣来,这就是酉水里耶了。
连这里的狗也不叫,连发情的时候也一样,轻轻悄悄地从客人脚边溜过。你若不信,只要亲临一次就应验了。说来是有些儿神气。

杂货铺挤满小街,叫卖声此起彼伏。买货的人选中一样,大声喊:"这个好多钱?″就有声音远远地回应:"一元!″老板在跟人打牌或闲聊。你将钱撂下,老板就只瞥一眼,也不拢来,你拿起货就可走了。


里耶真是一个离外面世界很远很远的"世外桃源。″山重水复又一村,把山霭雾抛在了老后,见前面一汪静凝清幽的水,不动,但纯得很:多少年不动,多少年也纯得很。这又是里耶的奇了。
其实里耶也是动过的。一九四二年抗战那阵儿,安微、江西、陕西的人顺水逃来酉水,就被这儿的神气迷住不走了,也学着当地人那样,从山上砍了木头,房子就一间间相互依傍建起来了,拥有了一个个温馨的家。里耶的土家族人就这样接纳了这些无家可归的汉人。那时候当地人跟汉人学会了发电,让里耶的夜晚变得一片通明,灯火辉煌。这里的诱人着实把更多的人吸引来了。

里耶就这样越发兴旺了。木头房子经了风雨,变成了褐色,散发出久远的气息和成熟,透现出古色古香的味道。


美院的学生来了:写生。好些学生娃儿,望着这秀美的山水,出神地说:"太美了!″
好多写匠来了:体验。难怪一名著名的作家说它是我国最美的山城了。
城里人见了酉水,又惊又喜的样子,想跳又犹豫;若是没下过水的人,水刚浸到大腿肚子就哇哇乱叫。里耶人就会鼓励你,一点不见生的样子,会说:"快来呵,我拉你。″


里耶跟酉水是分不开的。一到六七月,黄昏时太阳在河里抖出一块金缎子的时候,里耶人就从大屋里出来,把一些小伢儿也拖上,上酉水河的滩头。
我去的那阵儿,正是黄昏时候,一滩袒了胸的女人,还有衣服脱得精光的佃伢儿,嘻戏大喊声夹杂着山妹的对歌声,在浪里溶得朦朦胧胧的。男人则在河下游的另一个地方,井水不犯河水,已是这里的约定俗成。
我也脱光了衣服下河。先是坐在近水的石上,一点点打湿身体,不甘心,终于紧走了几步进了深些的水。凉爽爽的感觉爽透心田,就这样把身体交给酉水了。
回头,月亮在水流出来的方向,把水细细地抖了一条碎亮的长缎子。


洗完澡,浸在水里不舍离开。目光过处,扫见了一层薄薄的白雾。
终于,就看见酉水流去的地方,苍苍茫茫与这里的山、水,与里耶融成了一片。贴着水面看水是浩大无边的,占据目光的时候,也占据了我的灵魂。
那时看到了里耶的沉寂,黯重地不带一丝表情,却是那么的深远、幽邃,凝敛了人生与文明的所有生气,静静地俯踞在那里,等候人们去走近它、熟识它、享受它。



作者:朱树清

浏览(103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