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清文化传媒

树清文化传媒

人生的脚步,常常走得太匆忙,所以我们要学会,停下来笑看风云,坐下来静赏花开,沉下来平静如海,定下来静观自在。心境平静无澜,万物自然得映,心灵静极而定,刹那便是永恒。

【散文天地】我与邮递员的情缘

树清文化传媒 • 2019-04-15 17:17:34 来源:树清文化 

我与邮递员结缘始于学生时代。


我与邮递员的情缘

文/朱树清

我与邮递员结缘始于学生时代。我从小生活艰难,父亲在我刚满9岁时就因公牺牲了,是母亲一个人把我们三兄妹拉扯大的,那时,生活费主要来源于叔叔每个月从外地寄来的5元钱。


叔叔寄的生活费很准时,每次收到汇款单是我一月中最舒心的时刻,尤其是邮递员叔叔那种亲切、那份认真,使我从内心感激——多亏有了邮递员啊!
可是有一个月,本该收到汇款单的日子我却没有收到。第一天没有收到,我想可能是叔叔寄迟了;第二天没有收到,我想可能是路上耽搁了;第三天我忍不住了(正好这天是星期天),便候着邮递员问道:“叔叔,有朱时文的汇款吗?”
 “没有呀”,他停了停,又若有所思地说,“我回去查查,明天告诉你好吗?”
 “我明天要读书呀。”
 “那这样吧,我等你明天放学了再来。”
邮递员叔叔真的按时来了。他问我:“你认识一个叫朱时大的人吗?”
我摇了摇头,心里直狐疑。
 “你叔叔是海南琼中县长征农场的吗?”我点了点头。
 “小朋友,按理说你叔叔不会写错你的名字。”说着,他把汇款单给我看了,那上面确实不像叔叔写的字。莫非叔叔忙,请人代寄的,把“文”字写成了“大”字?我把怀疑向邮递员叔叔说了。


 “我估计有这种可能,按理说名字不对,汇款单是要退回去的。我这两天已向居委会打听过,也到派出所查了,这里确实没有朱时大这个人。这样吧,你先用户口簿领了汇款单,我再陪你一起去邮局作个证明把钱领了。只要在一定的时间内没有一个叫朱时大的人来问,说明这汇款单确实是你的。”
我好感激啊,我给邮递员叔叔敬了个队礼!
从此,我对邮递员多了一份感激之情,多了一层亲近。
1979年11月23日,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!就在这天,我走上了工作岗位,这么多年来,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我没有其它爱好,唯有看书、学习、写作,是自己生活中的第一大要事、乐事。于是,在踏遍无数里程,采访无数个对象之后,把看到的事、想到的感受试图用朴实或华丽的文字去陈述、去描绘……

岁月如梭,一晃这多年来,我已有1000余篇的文学、新闻作品发表于全国多家报刊。而这一篇篇稿件发出去,一封封编辑的信件寄回来,一张张稿费汇款单汇进来,都离不开邮递员的心血和汗水啊!从学生时代起直到现在,我与邮递员结下了不解的情缘。
我在一首诗里写道:一只邮袋连千户/邮歌更比春歌美/邮局就是鸿雁的家/雁在飞啊美在飞......

文:朱树清

编辑:伍银

浏览(1002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