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清文化

树清文化

人生的脚步,常常走得太匆忙,所以我们要学会,停下来笑看风云,坐下来静赏花开,沉下来平静如海,定下来静观自在。心境平静无澜,万物自然得映,心灵静极而定,刹那便是永恒。

【原创】故乡的老屋

树清文化 • 2019-06-10 08:53:32 来源:树清文化 

每年春节前夕,我都会携妻儿一同匆匆赶回老家,回老屋过年。


文/朱树清


尽管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离故乡很遥远的一座城市,但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扎在故乡的老屋。每年春节前夕,我都会携妻儿一同匆匆赶回老家,回老屋过年。



我老家在湖南娄底双峰县青树坪镇,老屋与曾国藩的故乡邻近。老屋建在长衡国道线中段旁的一个山坳上,坐北朝南,依山傍塘,狭长的田垅从后山的怀抱中调皮地奔跑而出,一直连接到通向长衡铁路的邵东方向。这里是两县交界的一个小山冲,村民居住的多为红砖筑起的农舍,再用白色涂料粉刷,上盖用柴火烧出的青黑瓦。白黑相配,别有一番风情俗意。

老屋有8来间。最大一间是堂屋兼厨房,是全家人的主要活动场所。尤其是过年守岁,堂屋中央的地灶上总要烧起一大堆柴火,把全家老小烤得手脚发烫脸面通红,不时冒出的一股青烟,还会熏得伢儿双眼流泪。儿时过年记忆最深的是在柴火旁吃老家的土点心,有炒米糕、盐水煮花生,有糯米糍粑和盐姜豆子芝麻茶,任你吃个饱。再就是拿压岁钱,全是崭新的角票,弹起来嘣嘣响,格外动听。于是,我和妹妹便争着给老人给长辈拜年,“扑通”一声双脚跪在地上,然后用双手撑着,将小脑壳叩到地上,还要有响声。



老屋屋前屋后花果成群,郁郁葱葱。远远望去,白墙黑瓦掩映在密林修竹之间,且不时飘来阵阵果香花香,好一幅田园风光。老屋前面的小池塘里养着一大群红鲤鱼红鲫鱼,既好看又好吃。池塘里有一半边水面栽了藕,炎夏时,荷叶如绿伞,荷花映日红,蜻蜒飞立花蕾,青蛙跳跃叶间,好一幅诱人的山水画。池塘四周栽有李树桃树柚子树,还有一株茂盛的葡萄树,一年四季花不断、果不断。这些果子从不卖钱,除了自家人吃,多的就待客送人。奶奶会晒盐果子,又酸又甜又辣,好吃得很,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。爷爷是个作田的好把式,还会栽花种树,有一手编织竹器活的精湛匠艺,织出的手提竹篮、竹筐子、鱼篓子远近闻名,邻里乡亲赞不绝口。



爷爷去世后,大伯、三伯、我父亲和八叔分了家,老屋也就一分为四了。我父亲在长沙,八叔在海南,由于常年在外,只是逢过年才相聚在老屋呆上一段日子,平时我家老屋就由奶奶和三伯照看。又过了几年,大伯将分到的老屋拆掉一大间,另外一间说是额外赠予我,还多次劝我想办法调回老家。又过了几年,三伯也随儿子进了县城,只有年近九旬的奶奶不愿离开老屋。奶奶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,生活自理,还能喂鸡种菜,冬瓜南瓜鸡蛋都吃不完,人称“活神仙”。由于我父亲过世得早,我每年都要从外地赶回老屋一次,一来探望奶奶,二来为维护老屋尽一份责任。奶奶几年前仙逝,大伯也于年前追随奶奶而去了,老屋现已没人居住。不过,三伯和现已调回老家的八叔告诉我,他们不准备出售老屋……



回到老屋,就真正回到了魂牵梦绕的那个家。回到老屋,每一个黎明都是笑醒的,生活充满了诗情画意。

我深深地眷念老屋。

编辑:伍银

浏览(1027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