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清文化

树清文化

人生的脚步,常常走得太匆忙,所以我们要学会,停下来笑看风云,坐下来静赏花开,沉下来平静如海,定下来静观自在。心境平静无澜,万物自然得映,心灵静极而定,刹那便是永恒。

【原创】海南散记

树清文化 • 2019-07-22 09:47:13 来源:树清文化 

从走进海南的那一刻起,我就犹如走入了一个绿色的幻境。

 

文/朱树清

 

我时常想象大海,犹如圣徒向往麦加。

我时常思念海,梦见海。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偕同《人民铁道报》记者晓琳、辛斌等5人,有幸来到了祖国的南疆——海南岛。第一次看见大海时,我真想变成一只海燕,在波峰浪谷中嘻戏、飞翔。大海是那样的宽广,那样的湛蓝,真令人心胸为之一振!荣辱皆忘!

这次文化采风活动,我和友人一道一行在每天的行程中,常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小插曲,我便即兴把它记在采访本上。

回家后,解开行囊,打开笔记本,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海腥味。翻开它,读着那只言片语,恰如一朵朵欢跳的小浪花,好似一粒粒晶莹的细沙,在眼前闪烁。我心中又掀起了南海的层层碧波……

 

1.“醉人”绿


从走进海南的那一刻起,我就犹如走入了一个绿色的幻境。

绿的橡胶林,绿的秀竹,绿的香蕉树,绿的椰子林,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绿色灌木丛。

大海打捞出的海菜,也染着茶绿色,鲜活蟹蚌也披着黛绿色的外衣。

一阵迷蒙细雨,又添一片翠绿。如果细心观察,会发现你漫步的碎石小径也点染着绿色的苔鲜。

在内地的果品超市,我见到的椰子,都是乾褐色的。而海南的椰子,是青一色的嫩绿。

离长征农场不远的村子,我看到了“龙骨车”。这株“龙骨车”,高约2米,酷似一把撑开的雨伞,周身长满一寸多长的绿色细刺,村主任告诉我们说,这株“龙骨车”已度过12个春秋,村民们把它视为“仙药”,它熬水喝可化卡在喉咙里的鱼刺,配芭蕉头可治烧伤、头痛、肚痛、感冒发烧等。好客的主人还用小刀切下一块送予我。我小心接过“仙药”,把它当作宝贝收放在提袋内。

热情的村民小伙子,腰别一把砍刀,赤着脚灵巧地爬上高高的椰树顶,专门为我们砍下一个个嫩绿的椰子,大家品尝。

你看,我们一群友人争先恐后地吸吮着甘甜清凉的椰子水,是在享受着“天水”圣洁的净化么?

这甘美的醇,鲜嫩的绿,真让人心醉!

风光旖旎,民风淳朴。我们中的摄影记者,飞快地把这些场面摄入了镜头。

在三亚市以西的海边,是有名的“天涯海角”处。在海边一块参天巨石上刻着“天涯”二字,系清代雍正年间崖州州守程哲所书。靠近“天涯”右边的另一块巨石上刻有“海角”二字。在“天涯”巨石左边约300米处,又有一块状如钢柱的巨石,上边刻有“南天一柱”四字,都是清代文人的手笔。

海滩上,留下一串串脚印,那是谁昔日写下的诗行么?

我尽情地在海边玩耍,见不远处一群姐妹弯腰寻觅什么似的。走近一看:原来在拾海贝。真漂亮!我也学她们,捡了许多美丽的虎斑贝、白色螺……

 

2.“仙果”味

离“天涯海角”海滩不远的丛垅中,长着一簇簇肥硕的仙人掌。仙人掌面,开着一朵朵鹅黄色的花,结着一个个殷红色的仙人果。

我首先摘下一个,剥开皮一看,果然琼浆饱满,色彩如玛瑙,更象一杯上好的红葡萄酒,便大口吃喝起来:“嗯,味道真是妙不可言!不虚仙果之称。”

同行的晓琳跟着摘下一个,但皮还没剥开,却被尖刺扎痛了手指,她皱着眉啧啧乱叫:“好痛,好疼。”

我们中的摄影记者辛斌也跑过来,忙摘一个,不料被扎得满指尖刺,他连连甩手大声喊疼。

我见他这般狼狈之态,便笑得悠然道:“这仙人果嘛,好比是漂亮姑娘,小伙子要想得到她,可要付出代价哦!”

大伙儿都笑得很开心,那鹅黄色的小花,也忍俊不禁……

 

3.“猴岛”趣

我们来到著名的南湾山猴岛,即刻被一伙百余只的猴群所吸引。

它们情态各异。有的搔腮抓耳,有的双双对对靠在一起,用爪子梳理对方的皮毛。有的狡黠浅笑,不知它怀揣什么诡计。有的撅着火红的屁股,昂头瞪着你,颇有几分凛然难犯的威严……

更有不少三五成群的猴子在追逐、撕打、嬉闹……

晓琳正看得入神,冷不防,一只老猴向她扑来,转瞬间,又飞跑而远去。这一闪电式的突然袭击,晓琳已面如纸色。各位友友们也吓了一大跳。

定了定神,大伙儿才发现了那老猴手里正拿着两根香蕉美餐着。

原来,在晓琳的挎包里装着两根香蕉,有半截露在包外,被这老猴一眼就发现了。

“它的眼睛怎么那样尖?”我问道。

“俗话说猴儿精猴儿精的嘛!”同行的人应和道。大家似乎才悟出了道理。

据导游介绍,这南湾山有千余只野生猕猴,分为20多个群体,出没于幽深峰谷之中。每群有大王两个,副王一个,为统帅。山中有丰富野果供野猴们食用,一般不下山。只有冬季,野果少了,它们才下山觅食。护养者,便利用这时机,主动接近它们,喂些地瓜、花生。慢慢混熟了,便可控制它们口。现人工喂养的有二群,有一百余只猴。这野猴一般不会伤人,只是喜欢吃香蕉。

晓琳已释然。并买来一袋花生,饶有兴味地把花生撒向这帮顽皮的小家伙……

而今,细细观赏着放在书柜上的彩贝,又想起那悠扬的螺号、拍岸的波涛、南海的风光、热情的人民……

 

 

作者简介:朱树清,原名朱时文,出生于湖南省双峰县青树坪镇。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,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类报刊杂志,现为常德市作家协会会员、常德市诗歌协会会员、常德散文家协会副主席、散文网编辑。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,常年在外奔波、读书、旅游。其作品空灵安静,如心灵独语,多写于清静无声、近乎空绝的夜晚,笔下涌出的是对自然景色的歌颂和人间真情的吐露。

 
  

编辑:祝嘉锶

浏览(1075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