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清文化

树清文化

人生的脚步,常常走得太匆忙,所以我们要学会,停下来笑看风云,坐下来静赏花开,沉下来平静如海,定下来静观自在。心境平静无澜,万物自然得映,心灵静极而定,刹那便是永恒。

【原创】树有清风

树清文化 • 2019-09-17 14:58:41 来源:树清文化 

普通的朱时文写出了不普通的文章。



树有清风

——序朱时文散文集《走遍万水千山》

文/ 张天夫


朱时文曾在石门县城内生活了多年,我们同城相居却失之交臂。他来常德后,经常从网上给我传些文章,让我从远处拂到了一股清风,我们的交往好似二月的兰花,隔远点才感觉有一缕幽香袭来。

世界上许多亊都是反其道而行的,许多学理工科的对治国有兴趣;  种庄稼的田地荒芜了,而诗却长得很茂盛。时文一直在湘运单位工作,本是伺弄汽车方向盘的,却用心专注笔尖的方向,一路且奔且歌,不知岁月苍苍。可见人性是天生的,文情是上帝给的,人能发挥是天顺其意。在这点上时文亦然。


今天,在网上玩文字的风气很盛,写大字报的中国摇身一变成了写网文的大国,这是网络科学带出的文字革命,这无疑是一种新国风。但凡事都有利弊,多则易乱,纵观网上,多是苦恼的现代人每天生活琐事的记叙,是拉长了脸的日记;  多是无病呻吟的搔首弄情的表达,是找不到出处的发泻;  是快乐得再不能快乐的女人们,挤出的一些情感来填补空虚。我这样说绝不是因为在网上写文章不好,而是这张无形的天网捕莸了当代人的私欲和小情小调,不少人被网在其中一时飞不出来。须知无论纸质文字还是网络文字都是需要真情怀和大情怀的。真情怀和大情怀不仅折射在文字本身上,关键在于你的笔能否犁到脚下的土地,根须能否深入到时代的脉博和人心的深处。

 

我对朱时文的文章虽然读得不多,但凭他发给我的几十篇散文,就能让人触到朱文中诵动着的这种情怀。他穿乡走户写市场、农妇,制镜人、护林人,反映社会普通劳动者的生命状态;  他翻山越岭写海南、里耶、桃花源、壶瓶山,反映普遍山水的生命气象; 他写母亲、湘女、楚天之云、刘老树,反映普通情感中的生命崇高。《走遍万水千山》有此三个“普通”,足可立卷,亦当一读。
越是普通者的情怀越是大情怀。
越是普通的文字越是最难写的文字。
欣哉,普通的朱时文写出了不普通的文章。

朱时文用去了三十多个春秋坚守在常德湘运第一线,同时也把他的才情运送到了四方,朱时文不愧是一个能运输文章的“湘运”人。


二0一九年三月七日中午12:22常德柳荷鑫苑



编辑:伍银



浏览(1032)
分享到: